听风眠

不悔梦归处,
只恨太匆匆。

祝我即将中考的学弟学妹们
还有即将期末考的自己
又一年的高考尘埃落定,也该好好想想自己该何去何从了。

“《永远记得你》
每一次遇见你都佯装欢喜
生怕时光太钝磨损了记忆
醒来后误以为你近在咫尺不离不弃
你的美定格在二十四岁的写真里
百般俊俏的摄影姿势引人着迷
千种卖萌的表情诠释你天使样的淘气
像孩子,你借洛丽塔演绎花开荼蘼
像老妪,你沧桑落笔泣鬼神惊天地
许是精灵,伤神于你的古怪与神秘
可不可以未经允许写一百首情诗给你
续到第八十八期已痛到无法呼吸
佳人如云,谁能轻易将你代替
未曾青梅,青梅枯萎,芬芳满地
不见竹马,竹马老去,相思万里
从此,我爱上的人都很像你
你哀泣,风一样的女子怎会惹人掂记
你看,你赢得多么彻底
我独哼恋曲,永远记得你”

“若逢新雪初霁,满月当空
下面平铺着皓影
上面流转着亮银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
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百乐贵妃 红叶

【借梗】纠结(←取名废的日常√)
日常ooc√
#我不管你得了什么病
我们只要在一起有一年 一个月 一天 一小时
我情愿跟你做一小时夫妻

那如果只有一分钟呢

一分钟也行,我认了

如果我只有一分钟的寿命,你也愿意娶我吗

一秒钟我也愿意#
——————————————————
白马探数次险些拿不住那重不过一两的一纸报告。
华生也在他的肩头骚动。
"没事的,华生。"他不知是在安慰华生还是在自我麻痹。
他最近真的太累了。
日常睡眠不超过四小时,奔走于各案发现场,几乎没吃过一顿完整的饭。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但为何此次这病却是不治之症。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s,whatever remains,however improbable,must be the truth.]

敏锐如他又怎会没察觉到身体的异常,强大如他又怎敢暴露一丝脆弱于爱人面前。
铃声划过走道的安静:
"黑羽?"
"结果如何?"语气戏谑却又有些凝重。应该在玩牌吧这家伙,但好像心不在焉的。
白马暗想,
大脑应该还算敏捷。
"啊,还好。"
沉默。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换了个声音,似乎是工藤,"你为什么不肯接受呢,为了宫野?"
"我给不了她后半辈子了。"踌躇间已是满面淋漓。
"你在哪。"又是久久的沉默。
"板桥病院。"
"宫野还在博士家,你……?"
"我知道了。也请你们别告诉她。"

[There was no possibility of taking a walk that day.]

"志保,我带了你最爱吃的花生黄油和蓝莓果酱夹心的三明治。"白马终是在米花町2号街22号的铁门外站定。
"谢谢。"
"抱歉,今天不能陪你散步了。"
"进来说吧。"
"不必了,我走了。"
"站住!"宫野一把拉开铁门,冲上去抱住白马探。
白马探僵硬地推开她,转过身,却见她的手上赫然拿着一只方形小盒。
下意识地把手伸向胸口,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还好把病例报告扔进碎纸机了。白马暗想。
"还给我!"还来不及制止,宫野已先一步打开。
显然,那是一枚戒指。

沉默。

"病例报告呢?"宫野合上盒盖,顺手放进了白大褂的口袋里。
"什么报告?"
"精神恍惚、记忆力衰退、视力障碍、睡眠失调还时常有各种疼痛。"惯例的抱胸的姿势,声音是一如既往地清冷,"我也不知道是你被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肌痛性脑脊髓炎这个名字吓到,还是你去了假的医院开了假的报告。明明只是慢性疲劳综合征却被你弄得像是什么绝症一般。"
"志保……?"
"没药可治你就自暴自弃了?别忘了,我也是个医生"
"我是怕,怕给不了你想要的。"
"我不管你得了什么病,我们只要在一起有一年 一个月 一天 一小时。
我情愿跟你做一小时夫妻。"
"那如果真的只有一分钟呢"
"一分钟也行,我认了。"

[如果我只有一分钟的寿命,你也愿意与我共度一生吗

一秒钟我也愿意]

"志保,结秦晋否?"举着戒指,牵过宫野的手,白马虔诚地单膝跪地。
"好。"
——————————————————
"上次欠的LV的包,不用了。"
看着亮起的屏幕上那宫野发来的简讯,工藤与黑羽会心一笑。
【End】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反正是趁病假在家摸一发鱼。
好怕被吐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捂脸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