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bustibleICE

combustible

【探志】Lost in Japan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小短篇,起因只是正好听了同名的这首歌。
几年没写了,文笔真的毫无长进🙈(感觉还退步了orzzzzz)
那就勉强混个眼熟怕大家把我忘了(大家记住过嘛( ゚д゚)

真的很羞耻(呜呜呜希望还能有人给小红星小蓝手(⁎⁍̴̛ᴗ⁍̴̛⁎)
———————————————

什么时候真的发现自己离不开那个女人的呢。
一星期内换了八个助手仍差强人意?
舌尖苦得发麻还坚持喝了一个月的黑咖?
每季度的大牌新衣都成了茶余饭后的消遣?
可不能让工藤那小子知道,只怕是会被笑死。
为什么不去见她呢?
白马也被自己的临时起意吓了一跳。

「All it'd take is one flight
We'd be in the same time zone
Looking through your timeline」

第九个助手的铃声骤然划破寂静的清晨,白马突然抬起头,年轻的小助手有些战战兢兢,一时不知是否该去掐断那温和的男声。
直到一曲终了,女助手刚要道歉,白马率先打破了沉默:
"麻烦帮我定张今晚飞日本的票。"

宫野志保"回来"以后,早早搬出了博士的家。但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居然选择了住在酒店里,白马一直觉得明明那房间小得连她的包都堆不下。
工藤也不是没帮他找房子……
罢了。
即使要给她一个惊喜,作为绅士,也不能冒昧地唐突美丽的小姐吧:
"Excuse me, do you got plans tonight?"

「I got an idea
And I know that it sounds crazy
I just wanna see ya
Oh I gotta ask
Do you got plans tonight?」

139.46°,九个时区,几千公里,无线电波只需要几秒钟就能到达。
回程应也是一样的顺利。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一小时,
……
手机一直安安静静地躺在他手里。男人的手心微微有些出汗,许是机场有些闷热。
登机,
关机。

「I was thinking I could fly to your hotel tonight
'Cause I can't get you off my mind」

近十二小时的飞行让他累得够呛,
着陆的第一件事便是开机
"Nope".
太平洋送来微凉的风轻易地吹起了他的嘴角,细碎的灯光也全数落入他的眼角。
虽说是深夜,已少有旅客。只是一个笑得这么……傻气的混血男儿实在扎眼。
只是等在出口处的那位,和眼前这男子莫不是……?
"But yes,now."
手机骚动了一下。
他刚要发出疑问,已见那个日思夜想的女人,着一袭米色长风衣,脚踩酒红色的高跟鞋,一贯的清冷面孔,倒是没有不耐烦。
" Good night,Hakuba."
" Good night,Shiho."

都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里住着个他爱的人,
其实不是的。

「Cause I can't get you off my mind
I can't seem to get you off my mind
Let's get lost tonight」

"回来吧,志保,以女朋友的名义。"男人掌心的温度沿着手背的皮肤一点点漫过每一寸毫毛。她觉得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渐渐将自己包裹,是冰冷的海风也吹不散的温度。
她第一次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几乎是不假思索地:
"好。"

是因为爱着你,所以爱上这座城。

今晚夜色真美。
—————End——————

与人们通常设想的不同,疯子和常人之间的界垒并非黑白分明,而是存在着无数多个阶度的灰。正如“微辣”、“中辣”、“变态辣”的逐步进阶,医师同厨师一样,也能够辨别程度各异的“疯”。
李鱼《几步之遥》

“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

假装悄咪咪来帮可爱的juju涨个粉@朱 (⁎⁍̴̛ᴗ⁍̴̛⁎)(顺便混个眼熟)

戳完ID你们一定会忍不住粉她哒!!!

【借梗】纠结(←取名废的日常√)
日常ooc√
#我不管你得了什么病
我们只要在一起有一年 一个月 一天 一小时
我情愿跟你做一小时夫妻

那如果只有一分钟呢

一分钟也行,我认了

如果我只有一分钟的寿命,你也愿意娶我吗

一秒钟我也愿意#
——————————————————
白马探数次险些拿不住那重不过一两的一纸报告。
华生也在他的肩头骚动。
"没事的,华生。"他不知是在安慰华生还是在自我麻痹。
他最近真的太累了。
日常睡眠不超过四小时,奔走于各案发现场,几乎没吃过一顿完整的饭。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但为何此次这病却是不治之症。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s,whatever remains,however improbable,must be the truth.]

敏锐如他又怎会没察觉到身体的异常,强大如他又怎敢暴露一丝脆弱于爱人面前。
铃声划过走道的安静:
"黑羽?"
"结果如何?"语气戏谑却又有些凝重。应该在玩牌吧这家伙,但好像心不在焉的。
白马暗想,
大脑应该还算敏捷。
"啊,还好。"
沉默。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换了个声音,似乎是工藤,"你为什么不肯接受呢,为了宫野?"
"我给不了她后半辈子了。"踌躇间已是满面淋漓。
"你在哪。"又是久久的沉默。
"板桥病院。"
"宫野还在博士家,你……?"
"我知道了。也请你们别告诉她。"

[There was no possibility of taking a walk that day.]

"志保,我带了你最爱吃的花生黄油和蓝莓果酱夹心的三明治。"白马终是在米花町2号街22号的铁门外站定。
"谢谢。"
"抱歉,今天不能陪你散步了。"
"进来说吧。"
"不必了,我走了。"
"站住!"宫野一把拉开铁门,冲上去抱住白马探。
白马探僵硬地推开她,转过身,却见她的手上赫然拿着一只方形小盒。
下意识地把手伸向胸口,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还好把病例报告扔进碎纸机了。白马暗想。
"还给我!"还来不及制止,宫野已先一步打开。
显然,那是一枚戒指。

沉默。

"病例报告呢?"宫野合上盒盖,顺手放进了白大褂的口袋里。
"什么报告?"
"精神恍惚、记忆力衰退、视力障碍、睡眠失调还时常有各种疼痛。"惯例的抱胸的姿势,声音是一如既往地清冷,"我也不知道是你被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肌痛性脑脊髓炎这个名字吓到,还是你去了假的医院开了假的报告。明明只是慢性疲劳综合征却被你弄得像是什么绝症一般。"
"志保……?"
"没药可治你就自暴自弃了?别忘了,我也是个医生"
"我是怕,怕给不了你想要的。"
"我不管你得了什么病,我们只要在一起有一年 一个月 一天 一小时。
我情愿跟你做一小时夫妻。"
"那如果真的只有一分钟呢"
"一分钟也行,我认了。"

[如果我只有一分钟的寿命,你也愿意与我共度一生吗

一秒钟我也愿意]

"志保,结秦晋否?"举着戒指,牵过宫野的手,白马虔诚地单膝跪地。
"好。"
——————————————————
"上次欠的LV的包,不用了。"
看着亮起的屏幕上那宫野发来的简讯,工藤与黑羽会心一笑。
【End】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反正是趁病假在家摸一发鱼。
好怕被吐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捂脸遁走。

今天是中秋节,先祝各位中秋快乐。
看着别家cp都发糖,咱不能因为这cp冷所以就不发是不是。
放个小糖好了。
 
“ 低头赏花,举头望月;挚友相会,阖家团圆;举杯对饮,共食月饼,便是中秋。”

志保觉得白马探一定是疯了,好端端的,硬拉她去海边做什么,有哪家人会没事跑到海边度中秋啊。
白马探只是笑而不语。
算了,就当是放松一下吧,她如此安慰自己。
不过,也不知道博士有没有又忍不住偷吃月见团子。
见身侧人有些心不在焉,白马并没有出声打断她的思绪。
他伸出手,
覆上她的手,
十指相扣。
志保疑惑地抬眸,白马用另一只手轻拂去她额前碎发:“别多想,只是想要你陪我看看日落。”
志保难得的顺从。
天空中的薄云被晕染成好看的桃色,咸腥的海风夹杂着悠远的船笛声轻抚在二人的发间轻轻地打着旋。
浪花轻轻拍打着沙滩,偶有几只海鸟从水面上略过。他们都不出声,只是静静地坐着。
红日渐渐西沉,黑色一点点蚕食着天际的晚霞,此时的风已有了些许的凉意。
志保开始后悔自己怎么穿得那么单薄,明明早已入秋,她还后知后觉。
大概是最近窝在实验室太久了吧,不过白马这家伙居然也不提醒她,一看就没安好心。志保小小地有些不爽。
要不要借一下他的外套……?
这似乎不太好吧……
对于她的尴尬,白马似乎恍然未觉。
无奈,志保还是选择了保全自己的身子。
她有些为难地开口:“那个……探……”
“嗯?”
她本身就不情不愿,被白马这么一反问更是不好意思。
“算了,没什么。”
白马倒是被志保这小女儿姿态弄得愉悦无比,他轻轻松开紧握的手,然后直接把志保揽到自己怀里:“还冷吗,嗯?”
志保最终选择了安静地被白马搂着,殊不知白马的嘴角已扬起了一个得意的笑。

冷冷的月光铺满了海面,浪声也渐渐轻了下去,志保有点倦了,她倚在白马的肩头浅浅睡去。
白马怕她睡得不舒服还特意换了个姿势,不料却惊醒了她。
“星星好亮……月亮好圆……”透过朦胧的眼,她小声嘟囔。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白马突然吟道。
“探,你今天很奇怪唔……”话未完,一个温润的吻早已落下。
身下是柔软的沙滩,暖的不止是他的臂弯,还有那颗扑通乱跳的心。
“志保,要闭眼。”眼见志保有些迷乱,白马轻笑着提醒。
她对上他的酒红色的眸,她看见了他眼中的她,还有星辰大海。
“好。”
她缓缓闭上眼,下一秒,唇便被那股熟悉的气息覆盖。

他眼中星辰璀璨,
她身畔河汉清浅。
  
志保,中秋快乐。
【完】
=====一些作者的念念碎======
其实很早就在幻想过爱情中扭捏的志保and志保式撒娇,似乎有点ooc,情景描写也不够火候啊,原谅我也还是个新人吧。
唔其实我还是喜欢这种小甜蜜的感觉,我会特别怀念某个小点上的甜蜜或者浪漫。我不喜欢那种特别俗或者特别豪气的表白,我只想要个能从小处打动我的人。
虽然正文可能看起来有点刻意凑合他们的意思但其实我是有点想表现那种细水长流……果然自己的火候还不够吗……
(ps:配图很像文中他们俩有没有)
【念念碎 (完)】